锺言谠论\美联储内部分裂宽鬆周期难证伪\财新智库莫尼塔研究董事长兼首席经济学家
栏目:企业动态 发布时间:2019-08-08 09:31
图:分析预计,美股年内不会存在很大的系统性风险\法新社 北京时间2019年8月1日凌晨,美联储公布利率决议,将联邦基金利率降低25基点至2%至2.25%,符合.........

图:分析预计,美股年内不会存在很大的系统性风险\法新社

北京时间2019年8月1日凌晨,美联储公布利率决议,将联邦基金利率降低25基点至2%至2.25%,符合市场预期。鲍威尔保留了未来进一步太阳城娱乐场降息的可能性,但否认这是一个宽鬆周期的开始,但是笔者认为,很难否认这是一个宽鬆周期的开始。

一、降息幅度符预期

由於美联储在此之前的预期指引,包括鲍威尔在国会听证会的发言及美联储官员的表态等,市场对本次降息25基点的预期已经十分充分。根据CME的数据,在会议之前,市场对7月降息25基点的预测概率为79.6%,降息50基点的概率为20.4%;9月降息25基点的概率为33.7%,降息50基点的概率为54.6%,降息75基点的概率为11.6%。因此,本次降息时间与幅度完全符合市场预期,但是本次会议并没有点阵图,没有给出未来的利率指引。

二、联储提前结束缩表

美联储在决议声明中提到,将於8月1日起结束缩表,比原定的9月末提早了两个月,超出了市场预期。此前彭博曾经就这个问题进行过调查,大部分经济学家表示美联储不会修改缩表计劃。前纽约联储主席杜德利曾指出: 如果过早停止缩表,会让外界误以为资产负债表的重要性高於其他货币政策工具,这和美联储一贯的说法相悖 。鲍威尔对提前结束缩表的看法是: 这事关政策的一致性 。

美联储还提到了结束缩表后的再投资问题,将每月到期的机构债务和抵押贷款支持证券再投资於美国国债,规模为每月200亿美元,超过200亿美元的部分将继续再投资於抵押贷款支持证券。但美联储并没有提到购买美国国债的期限问题,考虑到债券收益率曲线倒挂的问题,美联储可能会再投资一部分中短期的美国国债,这样可以直接修复收益率曲线。

三、两官员投反对票

本次有两位官员对降息投了反对票,分别是堪萨斯城联储主席Esther George和___联储主席Eric Rosengren,他们倾向於维持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不变。这是鲍威尔於2018年2月出任美联储主席以来,首次有两位决策者反对政策决议,而耶伦时期曾经在2016年11月和2017年12月出现过两位反对者。从历史上看,1998年、2001年、2007年的三轮降息周期的首次降息均是无异议通过,1995年的首次降息则有一位反对者,是当时的堪萨斯城联储主席洪尼格。因此,此次是历史上第一次,在首次降息时有两位反对者,这也使得这次降息的争议性比过去几次都要大,市场情绪也会变得更加複杂,关於美联储后续政策的猜测也会更加混乱。

情况还不仅仅局限於此。据此前美联储官员的对外表态,不赞成在7月份降息的官员包括但不限於:里士满联储主席Thomas Barkin、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、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。不赞成降息的理由:一是通胀比人们想像的更接近目标;二是降息会强化市场对经济前景的负面看法;三是降息可能加剧金融失衡。需要注意的是,克利夫兰联储主席Loretta Mester是2020年的票委,里士满联储主席Thomas Barkin和亚特兰大联储主席Raphael Bostic是2021年的票委,这意味着未来美联储内部的分歧可能会继续存在下去。

四、年内或降息两至三次

本次会议没有给出利率点阵图和经济预期,因此会后鲍威尔的发言就至关重要。鲍威尔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:经济下行风险和未能达到美联储目标的通胀率是持续存在的问题,总体而言,美国经济在此期间表现出了韧性,但全球经济增长疲软对美国经济增长产生影响,国际形势的不确定性也比预期的要高,此次降息并不是长期降息周期的开始,但可能会再降息,此举的性质本质上属於周期当中的政策调整。总体而言,鲍威尔保留了未来进一步降息的可能性,但否认这是一个宽鬆周期的开始。

但是笔者认为,很难否认这是一个宽鬆周期的开始,主因有以下两点:

金融市场。本次降息的主要原因并不是增长或者通胀出现了问题,美国的经济数据、尤其是零售数据近期表现出了良好的走势,各项通胀指标大部分高於2%的目标值。本次降息的主要原因,可能更多的在於金融市场的因素,如果美联储不降息,美股势必会有一波大的调整,美联储在一定程度上被金融市场所 要挟 了。但是金融市场的胃口是会越来越大的,美联储为了维护市场稳定只能再次被迫降息;

企业债务。根据笔者此前对美国企业债务问题的研究,目前美国非金融企业槓杆率已经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点,超出了2000年与2007年。从时间上看,2020年下半年开始,美国企业债务的偿还风险就将逐步暴露出来。在这种情况下,美联储不大可能再度收紧货币政策,而是只能进一步宽鬆来应对可能的债务问题。

因此,笔者预计年内美联储会一共降息2至3次,也就是未来还会再降息1至2次。

五、股市跌 长短债走牛

议息会议结束后,美股出现了非常迅速的下跌,收盘标普500指数下跌了1.09%,纳斯达克指数下跌了1.19%。股市迅速下跌的原因有以下几点:市场此前的预期已经十分充分,因此政策预期落地;有两位美联储官员表态不支持降息,其中一位还是美联储的元老级人物,市场对未来降息的前景有所淡化;新闻发布会上,鲍威尔的表态偏中性,否认这是宽鬆周期的开始。

从CME的数据看,议息会议结束后,9月份保持利率在2%至2.25%不变的概率从33.7%上升到36.8%,再降息25基点到1.75%至2%的概率从54.6%上升到63.2%,再降息50基点的概率从11.6%降为0。

债市收益率则出现了明显的下行。3个月美债收益率下行1.6基点至2.069%,主要受美联储降息的影响,因为3个月美债收益率基本与联邦基金利率是同步的;10年期美债收益率下行1.3基点至2.008%。虽然降息预期落地,但由於股市下跌导致避险情绪上升,因此长债收益率也出现了下跌,10年期与3个月期的利差仍然处於倒挂状态。

展望未来,笔者认为预期落地后,美股短期内存在一定的回调风险,但由於美联储的政策关注,美股年内不会存在很大的系统性风险。如果美联储年内降息2至3次,那债市仍然存在机会。